蜜养青梅 上 第70章

  第二日夜里,沈辞送谢杳回房——小姑娘在席上还好端端的,甫一出来,见了风立马便醉倒了。
  原因无他,这回席上的酒是当地有名的「风醉」,顾名思义,是让人见风就倒的烈酒。可这酒入口绵柔,清冽回甘,饮酒者总不自觉便容易多喝两盏,譬如谢杳。
  沈辞向来自持惯了,除非有意放纵,在外轻易不会醉酒,这时候眼神清明望着贵妃榻上倚着的人儿。他倒还真没见识过谢杳的酒品。
  谢杳单手支颐打量他,看着看着就笑起来,「阿辞生得真好看。」
  沈辞配合又敷衍地一笑,想着果然还是先把人哄睡过去为妙。
  谁成想这一笑落在谢杳眼里,她登时眯了眯眼,从贵妃榻上摇摇晃晃起身,走到沈辞面前,踮起脚勾他下巴,动作轻佻,也不知是在哪儿学的,「美人儿,给我跳支舞。」
  沈辞哭笑不得,把她手拿下来握住,「别闹。」
  谢杳撇了撇嘴,「美人儿是不是不会?」转而又弯了弯眉眼,「无碍,我跳给美人儿看好了。」
  她说罢,趁着沈辞一愣,便伸手去抽他悬在腰间的剑。
  抽倒是抽得漂亮,剑出鞘的声音清脆极了,可她本就不是练家子,又醉成这副样子,这剑拿起来都费力得很。
  谢杳双手握着剑,剑身却总往地上坠,她拖了拖,终是放弃了,手一松,剑「当啷」一声落在地上。
  这声响激得雁归进门瞧了一眼——不过推开了道门缝,瞧清里头的情形,尤其是正对着门的世子一脸无奈地抬手按了按额角——当即便将门掩上,重新站到门外去守着。
  谢杳放弃了剑,四处张望了一圈,目光倏而一亮。
  沈辞跟着她目光望过去,衣架上有一条妃色云雾纱质披帛。
  谢杳取了披帛来,说什么也要跳支舞,又嫌没有曲子相称,指挥着沈辞叫他去抚案上架着的琴。
  沈辞看着她吆五喝六的样子,被逼无奈,只得去案前坐下,随手抚了一首曲子。
  谢杳这日穿的是一身月色罗裙,为着方便行动衣裳轻盈得很,用那条披帛随意跳了几个步子,像要奔月而去一般,虽是步伐不稳,可也隐隐有几分翩若惊鸿的意思。
  披帛在她腕上缠了一道,衣袖滑落,露出胜雪的小臂,她踩着节拍旋转,披帛绕成一片朝霞般的云雾,而云深处那个小姑娘,飞来一眼灼到看客心底,一回首间便是惊心动魄。
  直到她踩着了披帛,自个儿绊了自个儿一下,仰面倒下去。
  琴弦嗡鸣一声,沈辞一手拍在琴上借力,一个纵身间,将谢杳接到怀里,又一个旋身卸去她坠下来的力道。
  臂弯里的小姑娘眼尾潮红,本就上挑的凤眸因着这一点颜色无端生出几分妩媚。
  琴弦震颤的余音散进夜色,天地间刹那归于宁静,他似是连心跳都滞了一瞬。
  小姑娘脸颊上氤氲着薄红,手自然而然地环在他腰间,朱唇轻启,吐气如兰唤道:「美人儿?」
  沈辞脸一黑,差点儿径直松开手让她摔下去。
  这些谢杳第二日一早醒来时倒是忘了个干净,还被榻边坐着将就了一夜的沈辞吓了一跳,戳了戳他问道:「你怎的在这儿?」
  沈辞醒过来,握了握不知何时被谢杳松开的手——昨夜里好容易让她躺着盖上薄被,临走时她一把拽过他,死活不肯松,偏要美人儿陪她睡,还留了个心眼,担心若是拽衣裳他会割袍脱身,便径直拽着他手。
  沈辞自认没有壮士断腕的必要,也就留下来守着她坐了一宿。
  这时候听谢杳这么问,不由得冷笑了一声,「再这么下去,旁的不知道,你这酒量倒是能先练出来。」
  谢杳一寻思,这已经耽搁了两日,确是不能再叫霍淳牵着鼻子走,这日便同霍淳要了州志。
  大兴各州的州志按年历由专人编撰,通判监察,记载的多是当地的民情,各年的气候、收成云云。
  谢杳甫一开口,霍淳便命人呈了上来,道:「下官早便料到这州志兴许用得上,一早就备好了,就等着世子殿下和居士查呢。」
  谢杳拿着州志翻阅了大半日,屋里点了安神的熏香,沈辞一夜没睡好,这时候便有些倦了,靠着软垫小憩。
  屋里没有旁人,谢杳将州志合上,轻叹了一口气。
  沈辞仍是阖着眼,开口问道:「可看出什么来了?」
  谢杳摇了摇头,「来不及细看,只是粗略一翻,这州志与霍淳所说的简直一模一样,分毫错处也挑不出。不过,一个知州,当真能将偌大一个州这些年的大小事务,事无巨细地全记在心里么?他越是挑不出错,我便越是觉着有问题。」

股票交易实战系列之股价与盈利的背离
豆豆小说:www.ddshu.net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,请大家收藏备用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股票投资 - 豆豆小说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