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财闺秀 卷二 V第三十五章[08.19]
  呃……
  她一怔,脑子有一瞬间的懵,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上位者,需要下位者的不过忠心二字。他们虽是夫妻,但确切的说,和上下属的关系也差不多。
  想了想,道:「若是王爷信得过,妾身必将忠心追随。」
  越千邑看了过来,这个女人,莫不是以为自己差的是一个属下也罢,暂且先由着她,日后再从长计议。
  他转动一个轮椅,似乎是往床的方向。
  「王爷您想歇息吗」
  她一脸讨好,欲上前扶他,却见他摆了一下手。自己转着轮椅到了床前,不知按了什么,轮椅升起,与床平齐,他自己挪到了床上。
  看他的样子,腿并不是僵硬的。
  「过来,替我宽衣。」
  她心里腹议着,之前在床上的时候不宽,到床上去宽,这不是增加工作难度吗难道他不是光宽衣,而是想…
  脑子里突然有一片空白,在此之前,她从未想过两人会有肌肤相亲的可能性。她一直潜意识以为他身体有残,定是不中用了的,要不然也不会连个通房都没有。

  可是现在…她犹豫地上前。他是靠有床头的,离得近了,那面具上的冷光幽幽,竟让人不敢直视。
  面具下的凤眸深沉,将她的挣扎看在眼里。
  「王妃莫不是以为,嫁了我这废人,连为人妻子的本分都不用尽了吗」
  这话冰冷森寒,惊得她心头一凉。这个男人,无论他是谁,他现在都是是她的丈夫。在这个女子以夫为天的年代,服侍丈夫是天经地义的。
  她的手伸出去,连自己都能感觉到指尖冰凉。
  「王爷,妾身从未服侍过人,若有冒犯之处,还请见谅。」
  心一横,去扯他的腰带。那腰带绣着精美的图案,中间还镶着玉石。扯了半天,总算是摸到了解开的地方。
  手绕到他的身后,将腰带解开。这一环绕,与他贴得更近,近到能闻到他身上清冽的气息,还能听到他的呼吸声。
  她面颊微热,总算是将腰带扯了出来。
  腰带一解,衣袍便松了开来。她的手才碰到他的衣襟,被他轻轻制止,「折腾一天,你也乏了,本王自己来。」
  她松了一口气,嘴上却道:「妾身不累,服侍王爷是妾身的本分。」
  只听得一声轻笑,「你倒是识时务,只是本王闻不惯你这一身的胭脂味,你且去洗了。」
  她闻言,也笑了起来。早前出门时,她便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。且不说粉敷了多少层,只说那口脂艳得都像喝过血似的。
  难怪他一脸的嫌弃,自己这般模样定是不合他的眼。
  「既是如此,妾身便下去了。王爷可要唤人进来」
  「不用。」
  李锦素自是依他,出了内室。成妈妈和墨语都迎了上来,她在几人的服侍下去沐浴。期间问起了李锦瑟。
  「四妹妹那里,可都安排妥当了」
  「王妃放心,方才四姑娘身边的婆子过来,说四姑娘已歇下了,让王妃放心。」
  李锦素点头,「四妹妹一向知道该如何做,我自是不用操心的。你们且记得,以后你们几个就是内院服侍的人,外院的事交给胡妈妈。」
  成妈妈是知道这茬的,自是听从主子的安排。看今日这光景,王爷对她们姑娘还是有几分看重的,只要姑娘在王府站稳了脚跟,李家那些人才没笑话可看。
  换上寝衣后,李锦素交待她们几句,再次进了内寝。
  越千邑已自己脱了衣服,正靠在床头看书。听到珠帘掀起的声音,看了过来。
  大红的绸制寝衣,虽是样式中规中矩,也难掩她的好身段。加上那玉白的肌肤,在红色的映衬下,越发白到透亮。
  他呼吸一窒,向来知道她生得美,不知竟是如此美得惊心动魄。他不喜与人接触,女子更甚。唯有对她,似乎从一开始就在破例。
  她走了过来,忐忑地从床尾爬上了床,睡在内侧。
  心里想着,他的腿脚不灵便,等下若真要行那事,那是要她使力吗脑子里浮现某种不可言状的画片,腾地红了脸。
  眼角余光看去,只看到那冰冷的银质面具。他睡觉也不摘面具的吗这点倒是与表姐有些相似,说起来,他和表姐像的地方还是挺多的。
  如果表姐认识他,说不定两人还能成为朋友。
  这天真是热了,锦被盖在身上,竟是燥得不行,明日一定让成妈妈换一床薄点的被子。她一面乱想着,觉得呼吸渐渐不畅快。
  空气似乎停滞着,直到他说了一句「睡吧。」
  这两个字,像是终结,又像是某种事情的开始。她才放下的心,又重新提了起来。心里做了好几遍准备,还是觉得恍恍惚惚。
  等了许久,都未见他的动作。她轻轻往里挪了挪,看来他的睡觉就只是睡觉,并没有别的意思,这真是太好了。
  身体微微侧着,看向里间。心里暗忖着,或许他的身体真有什么问题。不过这样也好,搭伙过日子,更容易算得清,总比牵扯不清要好。
  一夜无话,待到晨起时,床上只有她一人。
  听成妈妈说,王爷卯时不到就起来了。她们看到他自己推着轮椅出去,都吃了一大惊。原本还担心王爷会怪罪,却听王爷说让王妃多睡半个时辰,她们这才算是安心了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