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爷忙宠妻 V第二十六章[08.17]
  赵秉辰一边想着怎么伺侯燕冉,一边想着明天得找林岩去,拿几本闺房秘笈来学习学习。
  「嗯……」当赵秉辰的唇舌顺着锁骨一路往下,来到挺立的双峰的时候,燕冉只觉得脊梁骨都在冒着热气,浑身上下都不得劲,双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。
  赵秉辰解开她的亵衣,又脱了自己的,抓着她无处安放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,带着她的手来回抚摸。
  燕冉一入手就觉得肌肤十分光滑,还很硬。
  于是燕冉像是找到放手的地方了,在赵秉辰身上一顿乱摸。只摸得赵秉辰气喘吁吁,连带着他的动作都加快了不少。
  ……
  *本书内容略有删减,请谅解*
  第二天燕冉醒来后脑子里闪过昨天的一些片段,一时间不敢相信那个没羞没臊的人是自己,但看着身上的红痕想抵赖也抵赖不了。
  「醒了……」赵秉辰看着刚醒的某人。
  燕冉顿了下脸一红,二话不说被子一拉钻进被窝里了。
  赵秉辰闷笑一声,也随着她钻进被窝里。

  两人都没穿衣服,这么一缩难免就会碰到。
  「嗯……」赵秉辰闷哼一声,「娘子,你不要你后半生的幸福了吗?」赵秉辰捂着下半身痛苦的道。
  一听他声音不对劲,燕冉也吓到了。
  「你没事吧……」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。
  手刚碰到赵秉辰的手就被她一把抓住,然后按在已经隐隐抬头的巨龙上,「昨晚上你喝多了,一个劲的嚷嚷着要见小辰辰,这会儿你先摸摸它……」
  燕冉听话的摸了几下。就感觉手里的东西忽然变硬,吓得燕冉赶紧松手,掀开被子钻出来大口喘气。
  她这么一掀,光亮也投透了进来,也能看到两人都光着身子了。
  「呀……」燕冉一惊又要去拽被子。
  「别拽了……」赵秉辰将被子丢到一旁,「反正昨天都看过了,你还没看过我的呢,给你看……」
  「不要脸……」燕冉嘴里说着不要脸,但眼神还是忍不住的瞟过去。
  赵秉辰抓着她的手抚在自己的胸口上,声音有点带着刚醒来的喑哑,「昨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……」一边说一边凑过去亲吻她。
  燕冉顿了下开始回应,两人越亲动作越凶猛,就跟要将对方吞下去似的。
  ……
  *本书内容略有删减,请谅解*
  两人抱在一起气喘吁吁。
  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  该起床进宫问安了。
  赵秉辰又亲了她几下,这才起身穿衣服,然后帮燕冉穿上衣服。
  等他开了门,楚楚带着丫鬟们进来伺候两人净面洗漱打扮。穿上王爷王妃特有的朝服,坐上马车去皇宫问安。
  这个婚是皇帝赵忠赐的,燕冉又是燕老将军的独女,不管是皇帝还是皇后对燕冉都十分不错,闲聊了会儿又留着一起用了御膳后,赏赐了一车子的补品跟珠宝首饰后才放他们俩回去。
  燕冉回到王府就让楚楚赶紧帮她脱下这一身朝服,太重了,她都快撑不住了。
  楚楚帮着她换下王妃的朝服挂在一旁。
  「我困了,要休息,等起来了再穿吧……」
  楚楚应了一声,伺候着燕冉躺下后就退下了。
  不一会儿赵秉辰进来了,他进来的时候燕冉已经睡着了。看着她沉睡的样子,也褪下衣袍在她旁边睡下了。
  两人这一觉睡得都挺沉,日落西山了才起来。
  起来后赵秉辰带着她在王府里转悠了一趟,接着用完晚膳又回屋歇下了。
  燕冉趁着赵秉辰洗澡的时候,赶紧将自己裹的紧紧的,假装是睡着了。
  当赵秉辰回到床上的时候就看出来,当下也不戳破,上了床掀开被子钻进去后将人一拉,燕冉就滚到他怀里了。
  「不许再碰我了……」燕冉小手抵着他的道。
  「嗯?本王还想着今晩要跟王妃好好畅谈一下人生,可没想那些,是你想了吗?」
  「哪有!」燕冉微微往后挪动了下身子,「那我们就聊天吧。」
  赵秉辰嘴上嗯了一声,手上就不老实了,在她身上摸来摸去的。
  燕冉抓着他的手瞪他。
  「是它要摸的,不是我……」赵秉辰笑着道。
  「别……」燕冉皱眉,想了想,凑到他耳边小声的道:「那里……疼……」
  赵秉辰一听也不动了,坐起身道:「我看看……」
  燕冉窘得不行,这要怎么看。
  赵秉辰这会儿不嬉皮笑脸了,「我看看,要是破了就给你上点药,那里要是炎症了可不是开玩笑的。」
  燕冉一听也有点害怕。
  赵秉辰下床穿上衣服出去了,不一会儿又回来了,手里多了一个药瓶。
  他将燕冉拉了起来,掀开被子让她张开腿给他看看。
  燕冉是又羞又怕,在赵秉辰的哄说下,最后只好张着腿,捂着脸不敢看赵秉辰的眼神。
  赵秉辰接着烛光一看,缝隙明显肿了起来。
  都怪他,就顾着自己。
  想到这里赵秉辰心里十分愧疚,「里面看不见,我给你抹点药,过两天就好了。」
  「嗯……」燕冉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  赵秉辰用手挖了一点药放在掌心捂热,而后用中指沾了后先是将外面涂抹了一边,接着慢慢的往里面探去。
  「嗯……」燕冉身子一抖,被刺激的是又疼又痒。
  「忍忍,马上就好……」赵秉辰将洞口都涂抹一遍。
  这个过程中两人都难受得不行,就涂个药,燕冉就被弄的浑身软绵无力,涂抹完了后洞口还收缩着一张一合的,看得赵秉辰都硬了。
  怎么办?燕冉自己也有感觉,想要但又不好意思说,更别说赵秉辰了。
  赵秉辰忍着难受将药放好,两人躺下了,半天谁都没说一句话。
  燕冉耳边都是赵秉辰压抑的喘气声,她知道他想要的,但……
  燕冉最后只好伸手碰了碰他。
  「没事,忍忍就过去了,睡吧。」赵秉辰道。
  燕冉闻言没再说什么了。
  许久之后终究是睡了过去。
  隔天燕冉早早的就起来了,昨天跟楚楚说过了,让王府大大小小的左右管事的今天在外面的议事厅见她。
  成亲那晩,楚楚喊人将那个秦珍赶出去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动,可见这个秦珍这么几年在王府也没白待,王府里有不少人都听她的。
  想来也是,这么多年都没女主人,秦珍在王府也算是半个女主人了,在赵秉辰还没被赐婚的时候,许多人都觉得秦珍要成为未来的王妃,就算不是王妃也是侧妃,巴结总是没错的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