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花美眷叼回家 卷二 V第二十五章[08.17]
  「你说什么?」
  唐芙率先回过神来,上前一步问道。
  两人听到动静,赶忙回头,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  「奴婢见过武安侯,见过武安侯夫人。」
  唐芙呼吸有些紊乱,再次问道:「你刚刚说什么?再说一遍。」
  那丫鬟觑了一眼她的脸色,这才说道:「昨日程大人……就是那位被陛下钦点为探花郎,后来死于蜀中的程大人,忽然回到了京城。」
  「城中认识他的人还以为见鬼了呢,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没死,只是当初逃亡途中撞坏了脑子,不记事了,所以一直没有回来。」
  唐芙刚开始生怕是自己听错了,等再次确定后才松了口气,眼圈一红,露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。
  「他还活着……太好了,他还……」
  话没说完,手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。
  傅毅洺面色铁青,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用力,手背上青筋骤起,直到她低呼一声,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,赶忙松开了手。

  才松开一瞬却又反悔似的,重新拉了回去,目光怔怔地看着唐芙,这么片刻的工夫眼里竟漫上一层血丝。
  唐芙看着他脸上的神情,大抵明白他在想些什么,虽然还有很多话想问这两人,但还是咽了回去,决定等回了京城再说。
  总归程墨已经回来了,有什么话与其问别人,不如回头直接问他自己。
  「走吧,阿珺,我想回去了。」
  她小声道。
  傅毅洺僵硬地点了点头,带着她往回走,走出几步又回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那两名丫鬟,眼里迸发出一阵嗜血的光。
  他若是现在还看不出这是冯旸的把戏他就是个傻子!
  难怪这么巧今日周氏就带着人来宝西山避寒了呢,原来都是那小子安排的!
  傅毅洺咬牙切齿,季南稍稍靠近两步,眼神询问他要不要处理了那两个丫鬟。
  傅毅洺摇头,收回视线,目光直视着前方。
  下人也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,收拾他们有什么意思?
  要收拾,他就收拾那个幕后的始作俑者,让他知道,一再激怒他到底是什么下场!
  经此一事,唐芙哪还有心思继续留在山上,当即便决定收拾东西赶回京城。
  他知道傅毅洺心里现在一定十分不安,原想趁着下人收拾东西的时候跟他说清楚,但他一回到宅子里就没了人影,直到准备出发前才回来。
  唐芙见东西都收拾好了,便想着回到京城再说,谁知他们回去之后,下人却跑来说他们的房间刚刚走水了。
  唐芙吓了一跳,忙问道:「好好的怎么会走水?火势大不大,没吓到长公主吧?」
  下人面色却有些奇怪,眼角余光瞄了傅毅洺一眼,这才回道:「夫人放心,火势不大,只是下人听说您和侯爷准备回来,就提前烧了炭盆暖屋,然后一不小心……烧坏了您房中的一些东西,对长公主并没有什么影响。」
  唐芙松了口气:「没有人受伤吧?」
  「没有。」
  下人道。
  确定了火势并不严重,也没有人受伤,她这才问道:「烧坏了什么?」
  下人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又瞄了傅毅洺一眼。
  「烧坏了您的妆台,和上面的……一些东西,好在发现的及时,大部分物件都抢回来了没被烧毁,就是……一个装首饰的木匣子烧的比较严重。」
  装首饰的木匣子?
  她有好几个呢,烧掉的是哪个?
  唐芙正准备问,却忽然想到了什么,面色一僵,然后转头看向傅毅洺。
  傅毅洺转头看着别处,一会瞧瞧这里一会瞧瞧那里,就是不看她,好像是头一次来这院子,瞧哪都新鲜似的。
  唐芙:「……」
  「夫人,都在这里了。」
  下人将被烧毁的东西拿了过来,除了两把梳篦和几样唐芙平日里并不常戴的首饰,只有一个木匣子烧的格外严重。
  至于被火烧过的妆台已经换了新的,重新放回原处后这屋里根本看不出着过火的痕迹。
  「下去吧。」
  唐芙说道,然后看了看眼前被烧的焦黑的匣子,伸手要打开,被傅毅洺拦住了。
  「都烧成这样了,里面的东西肯定坏了,芙儿你若喜欢改日我再给让给你打些新的就是了,这些就让人扔了吧。」
  他整日跟唐芙在一起,对她的那些首饰也都熟悉,知道这匣子里装的都是些样式老旧的首饰,她很少戴,所以才敢直接让人一把火烧了。
  不然若是唐芙的心爱之物,他还真不一定敢动。
  唐芙却挣开了他的手,坚持将匣子打开了。
  木匣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,根本不用钥匙,轻轻一掀便开了,盖子和盒子分离,发出一声干柴般的响声,支离破碎。
  「这火烧的真是奇怪啊,」唐芙喃喃,「火势不大,甚至连片烟熏的痕迹都没在屋子里留下,却把这个匣子烧成了这样。」
  傅毅洺目光闪躲,没去看她,自然也就没看到她额头隐隐浮现的青筋,以及脸上隐忍的神情,唔了一声道:「是啊,这……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可能这个匣子比较倒霉吧。」
  「倒霉?」
  唐芙轻笑一声,向佩兰伸出了手。
  佩兰看看她又看了看傅毅洺,唤了一声:「夫人……」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