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令如山 下 V第六十章[08.21]
  他眼中的火光跳动着,绝色的俊颜鲜活起来。似心有所动,轻轻地把她揽在怀中。她身量娇小,整个人被包在他的身体里。
  「好。」
  他的下颔抵在她的头上,那样的画面光是想想都令他热血沸腾。他和她的孩子,仅是在心里默念着,他就恨得不光阴飞逝,赶快到那二三年后。
  确实眼下不是好时机,不说她身体还未调养好,就是燕赤那些人还未打跑,他们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,让孩子来到世间。
  嗅着她发间的香味,他暗下着决心。
  他和她的孩子,一定要生在安稳的年月。有父母的陪伴,在他们的亲自教养下,平安喜乐地长大。
  她反手抱着他,两人久久没有分开。
  今夜注定是个无眠之夜,夫妻二人难得早早洗漱后,就上床歇着了。挽缨和侍剑没有守夜,她们再顺一便要带的东西,以免有遗漏。
  天还没亮,碧姜就起了身。
  她要先据九出城,最好是赶在城门一开就离开。
  夫妻二人默默地整装,然后道着分别,约好在京外百里外的小镇相见。

  国公府的后门处停着一辆朴实的大马车,没有任何人送行,接到人后马车就悄悄地驶离。赶在城门一开,就出了城。
  国公府内的后院中,朱太君一宿未眠,她坐在榻上,轻声地问身边的婆子,「郡主可是走了?」
  「回老夫人,郡主已经出门,国公爷也进宫了。」
  「好,都走了。」她低着头,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  半晌,她幽幽地道:「本以为凭白得个孝顺儿子,还娶了一个称心的媳妇,哪成想到头来还是空欢喜。」
  「老夫人,国公爷和郡主都是孝顺的。这一走,把府里安排得妥妥当当。依奴婢看十二爷和十二夫人也是孝顺的,必会对您敬重有加。您哪,就安心养着身子,等国公爷和郡主回来。」
  朱太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苦笑着。
  国公爷和郡主确实安排得妥当,就是因为太妥当了,她隐有预感,恐怕他们是不打算再回京了。
  只是这话,她不能说出口。
  「你说得也是,十二两口子看着不是奸滑的人。再说我也不靠他们养着,有国公爷留下的字据在,那一成的分红足够我老婆子吃穿不愁。便是有亲儿子,也不过如此,我呀,确实该知足了。」
  原本就是无儿无女的命,能有这样的日子,实属难得。
  若真让大房当年得了爵,只怕现在自己不知要受多少白眼,更别提锦衣玉食。
  可人心都是肉长的,她实在是舍不得那两口子。她是打心眼里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媳妇,还想着等他们生下儿女,自己可以含饴弄孙。
  朱太君眼里泛着泪光,让婆子侍候她起身。
  她要去给佛祖烧香,祈求佛祖保护他们一路平安,扫平燕赤。
  且说碧姜出城后一路前行,两日后到达那歇脚的小镇。
  犹得当年大军开征,她领着数万将士经过此镇时曾稍作休整。那时候自己是何等的豪情万丈,意气风发。
  她估摸着,不到半天,隐率领的大军就会经由此地。到时候她悄悄跟上,随他一起赶赴裕西关。
  趁着还有半日,她命侍剑再去买些路上得用的东西,自己则带着挽缨留在客栈中,等候着后面传来的消息。
  大军比她料想的提前一个半时辰到达,侍剑已买好东西归来。
  主仆几人悄悄地靠近大军,因着马车朴实,罩着极简单的青油布,并没有引起士兵们的注意。
  据九身着银白盔甲,骑在高头骏马之上。
  英姿勃发,神采威武。他的眼神扫到悄悄混进队伍中的马车,眼睛一眯,命大军就地休整,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。
  兵士们很快依山扎起营帐,碧姜随后跟着他进入帐中。
  他盔甲已除,换上深紫的衣袍。
  扎营之地在一座山脚上,四处无人烟,唯有搭起的土灶开始燃起,升起袅袅的炊烟。士兵们一堆一堆地围坐着,偶尔传来笑声。
  这一幕就如同多年前,那时候她就站在相同的位置上。身后是挽缨和侍剑,以及在暗处跟随着的他。
  时光如梭,斗转星移。
  多年后,她再次去相同的地方,站在曾经站过的地方回顾着过去。发现岁月虽然无情,但对她来说却有许多的恩赐。
  她的身后,还是挽缨和侍剑。
  边关八年,主仆相依。她和她的追随者,都已不习惯京中那后宅的日子。一出京城,不光是她,便是挽缨和侍剑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  那是一种精神,一种勇往无前的精神。
  晚风徐徐,卷起她的衣袍。为了方便,她没有着女子繁复的衣裙,而是身穿极简的衣袍。交襟束腰,极似男子。
  她的身边,是多前年的那个少年。
  少年经历过战场的锤炼和岁月的洗礼,长成铁骨铮铮的男子。
  男子长身玉立,如松柏般挺拔俊秀。
  他的眼中是浓浓的缱绻深情,望向她的眼神是坚定不移的永世忠贞。
  她微仰着头,迎着他的眼神。
  他们的面前,是巍峨的高山,青翠茂盛。他们前方的路,蜿蜒曲折,充满变数。可是他们的心却是紧紧相连,再不会分开。
  天际的微光下,是他们屹立的身影。
  如高山,如青松。
  从终点到起点,重生一世,她得到的是永世的情爱,是他的无限深情。
  而他,看着她唇边露出的笑意,差点入痴。这笑如百花盛开,万物复苏。
  他记得那些在暗处仰望着她的岁月,那时候的他平凡如泥,仍止不住奢望有一天,她的目光能注意到自己。
  为了这一天,他愿意顶着她的身份活在别人的眼中,重复着她之前走过的路,说过的话,只为能和她一起永存世间。
  而今,他们在一起,终将永世不再分离。
  前面无论多少荆棘坎坷,他们都将一一踏平,相依相守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