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进金窝 卷二 V第三十章[08.20]
  「殿下大可安心。」司先生话罢,又含笑拱手道:「在下于此,先恭贺殿下数月后喜获麟儿。」
  他医术高超,顾云锦怀孕五月,便能诊出她腹中的是个男胎。
  赵文煊顾云锦一愣之后,便是大喜,忙谢过司先生。
  孩儿不论是男是女,他们都一样疼惜,不过现如今的状况,若是生了男孩,很多问题便能迎刃而解。
  首先王府有了继承人,建德帝大约便不会再将视线放在这块,塞女人的烦心事估计可以免了;再者,母以子贵,顾云锦的位置将稳固不可动摇。
  顾云锦倒没想地位问题,她觉得,先有个哥哥很不错,待日后再有妹妹的话,这样哥哥就能保护妹妹了。
  回去后,她与男人说了这话,男人也很赞同,并表示日后必定要给儿子添个小妹妹。
  赵文煊觉得,若能有个酷似他家锦儿的小闺女儿,那真是让人极欢喜的事。
  他还顺道想了一番,小闺女要在他们的院子养得大一些,才再给她自个儿安个院子,以免娇怯的爱女被奴大欺主。
  顾云锦没好气嗔了他一眼,这王府规矩森严,哪来那么多恶奴?孩子们身边的下仆,二人必定仔细筛了又筛的。
  还有,万一小闺女像她父王,那估计是娇怯不起来的。

  春去夏来,转眼便进入了骄阳似火的暑季。
  顾云锦早换上了薄薄的夏衣,不过如今的衣衫,再薄也是长袖长裙,且不能只穿一层。
  若是平常时候,屋里放上个大冰鉴,这种古代版冰箱,既可散发冷气,使室内凉爽,又能放置些消暑食品,适时涌上一些,小日子还是很好过的。
  古人可是很会享受的,不过,这也仅限于颇富贵的人家,因为冰块极难保存,在炎炎夏日,更是弥足珍贵。
  这等惬意的小日子,顾云锦暂时是享受不上了,因为她如今身怀有孕,且月份不小,谁也不敢在屋里放在太多的冰,万一沾惹了寒气,可不是件小事儿。
  顾云锦待的地方,就角落放上小小的两盆冰块,稍稍降温,然后外屋再多放一些,掀起门帘子,让这边也能凉快些罢了。
  她如今体内有时格外燥热,不过还是默默忍着,不当母亲体会不了,孩儿在母腹中一点点长大,骨血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,满腔疼惜自不在话下,有可能对孩儿不利的事,她统统都尽力避免。
  男人对孩儿的感情,倒是一点不比她轻,百般重视先不提,因顾云锦常去前殿陪伴他,他担忧临时搬走冰鉴会留下寒气,因此外书房的布置一如明玉堂,并没多放一点儿冰块。
  顾云锦见男人处理公务时,额上沁出薄汗,她心疼,便提出自己不过来了。
  谁料赵文煊听了,反而相当不乐意,他喜欢顾云锦母子陪伴着他,哪怕只是静静坐着,也是好的。
  他搬出一大套理论,说老窝在明玉堂也不大好,应该出来走走,前殿的小花园子毗邻外书房,亦属于最重点的守卫范围中,安全绝对无虞,他还能搀扶她一起走动。
  赵文煊重点强调一句,说他不热,他快活得很。
  她既是无奈,又是高兴,便柔声应了,男人方又欢喜起来,凑上前小心抚摸着她高隆的肚皮,与孩子互动。
  「孩儿今儿动了么?」赵文煊含笑,抬首与顾云锦说话。
  「嗯,」顾云锦点头,道:「方才来时,他调皮得很,小脚丫踹得我挺疼的。」
  这个孩子确实是个调皮的,最爱逗他父王玩耍,男人抚摸肚皮,与他说话时,他便懒懒地不爱动弹,一旦男人刚抬脚,他便常常撒欢儿般东打一拳,西踢一脚的。
  不过,若是他父王赶紧回头,他又偃旗息鼓了,因此,男人颇为苦恼。
  赵文煊闻言,既心疼顾云锦,又惋惜自己没赶上,低头对掌下的孩儿说道:「你娘怀你可吃了大苦头,你要多心疼母妃,可知晓了?」
  他想了想,又觉得不妥,于是便补了一句,「不过你也不能拘束这,该活动手脚的时候,还是要多动动的。」
  顾云锦听过很多次类似的话语,她觉得好笑又温馨,不过男人说得十分认真,语气再郑重不过,他觉得,孩儿是能听懂的。
  他话音刚落,孩子便动了动不知道小手还是小脚丫,在母亲的肚皮上撑起一个小小的鼓包。
  这鼓包虽小,不过却挺明显的,突起一块,刚好在他父王大掌覆盖下的位置。
  赵文煊登时大喜,他小心翼翼抚摸着那个小鼓包,笑道:「你可是知晓了父王说的话?」
  小鼓包撑了片刻,慢慢缩了回去,赵文煊不舍地再抚了抚,片刻后,小鼓包又起来了,这回孩儿的动作又快又猛,顾云锦骤觉一疼,不禁「唉」地轻呼一声。
  赵文煊忙对他儿子说:「你又踹母妃疼了,怎地这般调皮?」
  他摸了摸小鼓包,温声嘱咐道:「你下回轻点儿可好?」
  男人表情一本正经,顾云锦心下软热,她轻抚着腹中活泼好动孩儿,笑道:「他说知道了。」
  赵文煊抬首,二人俱满目柔情,他语带无奈,又很是疼惜,道:「他每回都说知道了。」
  二人轻声细语说着,间杂调皮孩儿的小拳头提醒父母注意,亲子活动持续很久,赵文煊方依依不舍继续回去处理公务。
  这般温情满溢的小日子过得飞快,转眼顾云锦怀孕进入八个月。
  她身子愈发笨重,便也不再往前殿去了,安心留在明玉堂,只每天定时定量在屋内,或者院子里的小花园出遛弯,进行适当的活动,好为不久后的生产打下良好基础。
  赵文煊从外书房搬了一大堆公文回屋,占用了顾云锦设为小书房的右稍间,作为日常处理公务的地方,摆砚蘸墨,除了需要于谋士们议事外,一般都不往前面去了。
  赵文煊放心不下顾云锦母子,他便常驻于此了,到了时候,便搁下狼毫,回内屋扶她出门转圈,顺道再与孩儿交流一番。
  这日,府里打理后宅的白嬷嬷来了。
  赵文煊对这位母妃留下的老人颇为看中,询问过顾云锦后,便与她一起携手出了里屋。
  顾云锦从前见白嬷嬷的地方都在明堂,那地方正式,不过这回因赵文煊在,他吩咐让人领她到右次间去。
  相较起明堂的大气却客套,右次间则显得更为随意且私密。
 
 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